端午节时怡红院发生了什么事情?黛玉为何要掺和进来?

时间: 浏览:加载中...

  嗨又和大家见面了,今天趣历史小编带来了一篇关于红楼梦怡红院的文章,希望你们喜欢。

  端午节时,怡红院发生了一场激烈的争吵。

  晴雯在服侍宝玉换衣服时,不小心摔坏了他的扇子;不巧,这个时候的宝玉,正因中午的家庭聚餐太过冷清而闷闷不乐。见到晴雯如此,便说了她两句。

  晴雯,本是一个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丫鬟,言语又刻薄,宝玉,偏又在她们中间,从来不摆主子的架子。

  因此,面对他的小题大做,她自然不乐意了,便拿着袭人被踢的事同宝玉吵了一架:

  ”晴雯冷笑道:“二爷近来气大得很,行动就给脸子瞧。前儿连袭人都打了,今儿又寻我的不是。要踢要打凭爷处治就是了。就是跌了扇子,也是平常的事。先时连那么样的玻璃缸、玛瑙碗不知弄坏了多少,也没见个大气儿,这会子一把扇子就这么着了。何苦来!要嫌我们就打发我们,再挑好的使。好离好散的倒不好?”宝玉听了这些话,气得浑身乱战,因说道:“你不用忙,将来有散的日子!”

  在里屋的袭人听见如此,忙出来劝架,不想,因她说的一句“我们”,又勾起了晴雯更大的醋意,便,将矛头,指向了袭人。

image.png

  晴雯听她说“我们”两个字,自然是她和宝玉了,不觉又添了醋意,冷笑几声道:“我倒不知道你们是谁,别我替你们害臊了!便是你们鬼鬼祟祟干的那事儿,也瞒不过我去,哪里就称起‘我们’来了。明公正道,连个姑娘还没挣上去呢。也不过和我似的,那里就称上‘我们’了!”袭人羞得脸紫胀起来,想一想,原是自己把话说错了。

  袭人称之为“我们”,自然说的是她与宝玉比他人更亲密的关系;而晴雯听了,分外刺耳,干脆,捅破这层纸,不就是,你们做的鬼鬼祟祟的事吗?一句话说的,不仅袭人羞红了脸,宝玉这个小主子,亦是尴尬不已。

  因此,宝玉气急了,要撵她。然袭人见他如此,又好说歹说的劝着宝玉:

  袭人笑道:“好没意思!认真个的去回,你也不怕臊了?便是她认真要去,也等把这气下去了,等无事中说话儿回了太太也不迟。这会子急急的当作一件正经事去回,岂不叫太太犯疑?”

  只是气头上的宝玉,完全听不进去,铁了心要去回;袭人不得已,跪了下来,那些在门外聆听动静的小丫鬟,见袭人都跪下了,亦忙着进来跪着求情。宝玉才熄了心中的火。

  在这,便有一个题外话了,那就是,袭人是否真心替晴雯求情?

  或许,对于熟悉《红楼梦》的朋友来看,一定不难看出,袭人并非替晴雯求情,她更多的,是为了自保;正如她同宝玉所说,太太必定会犯疑,然究竟犯什么疑呢?自然是,她与宝玉那一段见不得人的勾当。

  一旦晴雯真的要被撵,俗话说的好,兔子急了还咬人呢?何况晴雯也不是一个安分的兔子,试想,王夫人若知道她同宝玉的云雨之事,估计她的下场比晴雯也好不了那里去。甚至于更惨,毕竟,晴雯被撵,最多被说成顶撞主子,而袭人同宝玉,却诚然是王夫人嘴里所说的小娼妇了。

image.png

  当然,题外话点到为止,相信朋友们也看出来了,怡红院的这场大战,基本结束了,晴雯自然是不会被撵了;然奇怪的是,这个时候,黛玉进来了。

  晴雯在旁哭着,方欲说话,只见林黛玉进来,便出去了。林黛玉笑道:“大节下怎么好好的哭起来?难道是为争粽子吃,争恼了不成?”宝玉和袭人嗤的一笑。

  幽默风趣的林妹妹,一出场,三言两语,便逗乐了袭人和宝玉,气氛瞬间变得轻快了许多,而林妹妹,又以“嫂子”称呼袭人,则更进下一步,化解了怡红院的这一次激烈的争吵。

  然,黛玉的这番话,究竟是为了谁呢?

  为了晴雯?可是事情已经结束了,即使没有她的出现,晴雯也不会被撵出去了。

  为了袭人?但正如宝玉所说:

  “你何苦来替她招骂名儿。饶这么着,还有人说闲话,还搁得住你来说她。”

  称呼袭人为“嫂子”,无疑会让她遭受更多的骂名,甚至是,在一定程度上,她的这个称呼,坐实了袭人与宝玉见不得人的勾搭。所以说,黛玉出现,也未必是为了袭人。

  然有一点可以肯定,对于袭人与宝玉之间如此的关系,黛玉是不吃醋的,相反,她认可袭人,正如袭人母亲病重、去世,不在宝玉身边时,她主动询问宝玉,袭人什么时候回来一样。

  所以,从这些分析来看,林妹妹在如此情形下出现,只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为了宝玉。

image.png

  林妹妹孤苦无依,心里眼里只有一个宝玉,其他的,她都不在乎,她能容忍宝玉的缺点,比如,他对仕途经济学的讨厌;他喜欢吃胭脂的毛病;甚至于,他同琪官这样的断袖之癖;然她,就是见不得宝玉不快心。

  薛宝钗生病,宝玉、黛玉二人在薛姨妈处吃饭,宝玉因喜欢薛姨妈做的鸭掌,所以想喝几杯,但,他的奶妈李嬷嬷却多次劝阻,最终,提起贾政,宝玉瞬间蔫了,闷闷不乐。

  林妹妹见此,便不管李嬷嬷是何身份,亦是拿着话就怼,别理那看货,我们乐我们的,往常老太太还让你喝呢?说的李嬷嬷一脸的尴尬,实在忍不住,借着回家换衣服透透气去了;而宝玉。自然开心的喝了起来。

  薛宝钗生日时,王熙凤提出了那个戏子像一个人,被心直口快的史湘云说了出来,宝玉听了,担心林妹妹恼她,忙给她使眼色;湘云一看林妹妹,果然生气了。

  但奇怪的是,林妹妹似乎并未生湘云的气,而是生宝玉的气,这亦说明了,在黛玉的心中,别人都是无关紧要的,她真正在乎的,只有宝玉一人。

  只要宝玉开心、心里有她,这就足够了,或许,这便是一种真正的纯洁的恋爱关系;在林妹妹心中,贾宝玉的形象已经被无限的放大,比她生命更有分量。

  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点击查看 古文名著 更多内容

猜你喜欢